三苏酥不酥

贵乱爱好者,冷圈小咸鱼。
吃cp混乱邪恶,欢迎勾搭
头像来自-長聲不渊-太太,我爱她(的画)

绝对不是在安利这本书

说真的,《洛丽塔》这书真是绝了。

看书的时候,我只感受到一股窒息的绝望感,好像有冰冷的水呛入我的肺部从中无力榨出几个气泡,将其泡肿了不再有任何生机。是什么样的罪恶之花能在如此野蛮而畸形的原罪上绽放?亨亨先生是个变态,我想一个三观正常的人不会抱有不同的看法。

少女的美丽我无法不赞同,甚至特别欣赏,但将罪与欲染上少女纯洁无瑕的身躯,确实只有变态才能做得到。无可否认,摧残本身也是一种美,但任何毁灭带来的美都是畸形的,尤其是将毁灭凌驾于人道与希望之上,毁灭那最纯洁的一抹白,就是有美也是肮脏的下贱的裹满尘埃的。

偏偏《洛丽塔》这本书中,由亨亨先生所说的那些无一不带有原罪的语句,美得惊人。真该死。是不是他这些巧妙的修饰掩去其中肮脏的部分,才吸引一波又一波少男少女成男成女前仆后继地拜读,甚至陶醉于那股邪恶的欲望之中?我不知道,也不想评价,甚至并不想发表我对那些话的感想。弗拉基米尔是个天才,但亨亨是个混蛋,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句话。

这本书有毒,我虽不至于毒入骨髓,但已彻心扉。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