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苏酥不酥

贵乱爱好者,冷圈小咸鱼。
吃cp混乱邪恶,欢迎勾搭
头像来自-長聲不渊-太太,我爱她(的画)

深思熟虑之下对师尹在四魌界所为的无脑吹

他!!无衣师尹!!!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撇开苦境的经历不提,突然想吹一下师尹在四魌界的一切所为。苦境部分哪天想起来继续吹。

师尹是一个高贵到让人根本不敢生出亵渎的念头,但又有种欲望想要为他揩去眼边一抹泪的男人。即使你知道,他不需要。

他会对素还真微笑着近乎挑逗地赞美说白莲清香洗去他心头污浊,会对弟子平静地下达一条又一条为求利益不择手段的无情指令,会对殢无伤垂眸俯首以不知宠溺抑或卑微的姿态请求剑者为他杀一人,会对元别转身相向坦白剖析道吾对你的确心存利用之意。

他是慈光之塔的掌权者,是向弭界主俯首的忠臣,在形势混乱四国相互攻伐的四魌界,他于狂澜之中为慈光之塔撑起一叶小舟,以近乎从容之态穿梭游离于各大势力之间,用智计维护武力值不上不下民风安逸骄奢,但处境尴尬的故国。

他说岁月只堪三年记,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的改革理想,正如没有人看得清这位慈光师尹掌权以来,日渐被炉香模糊的面容。纵使手握权力利用权力玩弄权力,最终迷失于权力,又有谁知晓他掌权的初衷是为了什么,以及他拨弄权力的过程中究竟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为保师尹之位,他不惜毒杀唯一的妹妹,欺瞒亲侄子,甚至为殢无伤编造了一场虚无缥缈的雪中谜,用幻梦困住疏情的剑者,使他的剑为自己的欲望与需求而挥动。可是师尹之位也好,权力也好,让他得到的只有失去。无衣师尹师去了作为个人的一切,杀妹绝友诛敌杀徒,与一切亲近之人反目成仇,他得到了慈光至高的位置,以及无穷无尽的算计,日复一日的殚精竭虑。

慈光之塔的设定很像中国古代的士大夫阶级社会,文人们相互攻讦往上爬得到权力之后,不可能避免被官场染黑的下场 。他们或许会为保住这份权力而不惜一切手段,但有的人,纵使鼻翼间血腥缭绕,他所为绝非一人荣华家族富贵,而是为一个可笑可叹痴愚到极点的梦想。这个梦想在无衣师尹口中,他叫——慈光永耀。

四魌界的混乱局势之下诞生的便是国家之别国家之见国家之仇,人生而为国战斗,与其他境界敌对,各境之间虎视眈眈如履薄冰。其中固然会有如楔子一般伟大而人格完善的世界主义者,只认是与非对与错,但其中更多的是如无衣师尹、凯旋侯的国家主义者。他们身处这个国家,又要为国家的利益而算计一切,不惜打破所谓正义的原则。这是无奈,也是必然。

慈光之塔在四魌界的处境着实尴尬,而无衣师尹则是那个力挽狂澜保住将倾大厦的人。于其他境界的人他是阴谋家,甚至于慈光之塔内部的多数人而言,无衣师尹依旧不是救世主,而是一个浑身肮脏的政客。但往伟大里说,无衣师尹所为一切非为个人,而是为他的国家。他的手段并不光明正大,甚至丧尽天良,道义上绝对不符合大多数人的价值观,但至少从目的上来看一个心怀国家的人无法指摘。

虽然如此并不是说无衣师尹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相反,十分错误。我们不提倡任何一种违背现实世界正常三观的手段,但如果从目的上分析,师尹为慈光永耀所做的一切,令人掩面叹服。换一个敏感一点的说法,他的做法其实是符合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尤其是M帝的国家主义风格,作为外国人来说我们非常痛恨其残忍与不公,但如果作为本国的人,看在结果的份上,除了指责其手段不光明之外根本无话可说,因为我们正是享用其算计成果的利益相关人。

说到最后越说越乱,初衷就是想吹一下师尹而已。以及作为一个剧中的人物,我认为他身上理想化也是现实中很少有的一点就是,即使手握权力深陷权力,他操纵权力所做的一切,并非为个人而是为国家的利益。这一点现实中的政客很少有能做到的,毕竟师尹没有用权力为自己谋取一分私利。

当他面无表情地接受弭界主的命令,转身抛下一切为国家从容赴死之时,于其生命是转折,是升华。此后苦境的无衣师尹不再为已然永耀的慈光而活,纵使仍背负师尹之名,他已是无衣。

师尹已死,无衣当生。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