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苏酥不酥

贵乱爱好者,冷圈小咸鱼。
吃cp混乱邪恶,欢迎勾搭
头像来自-長聲不渊-太太,我爱她(的画)

“悲风不饶人”——一点关于饶悲风的想法

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饶悲风。

作为一个没多少戏份,甚至连好事都没做几件的备胎,这种人本该深潜在2000多集的海洋之中,不为人所注意,可我偏偏在意他。有时反而是这些没几个镜头特写的配角,能戳到我某些不自知的萌点。

儒门人多是真的,黑多也是真的。饶悲风这种因情而起的半黑,甚至有些低级,因为他哪条路都没能走到彻底。偏偏有些乾坤造化,某种独特的味道,放在这人身上一切便不同了。

饶悲风执掌数部,按六书相对,应当修《易》。算得尽乾坤历数,终究算不尽人心,算不清命运。饶悲风的极端狠辣自不必提,但身为儒门人物,他的角色设定不失可圈可点。至少“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天向一中分造化,人于心上起经纶”的诗号配得起他的数部执令的身份,甚至意境上超过许多重要角色。事实上,饶悲风最终得偿所愿了,备胎打败了男神,成功迎娶女神,相偕退隐,成为霹雳史上可谓最幸福的情侣之一。但我以为伏龙之死,恰恰是对饶悲风月灵犀夫妻最大的遗憾。

伏龙先生曲怀觞对两人的意义都是不同的。三人同处一学生时代,某种意义上也可算作青梅竹马。曲怀觞实是月灵犀一直喜欢的人,甚至于到最后,我毫不怀疑在曲怀觞与饶悲风之间,月灵犀绝对宁愿选择曲怀觞。他们在学生时代相恋是因彼此知心合意,哪怕因外力而分开,这种感情是不会变质的,反而会永远停留在那最美好的一刻,成为长久求而不得的执念。

而饶悲风则是对曲怀觞怀有一种更为复杂的感情,类似于那种“既生瑜,何生亮”的喟叹。学海无涯既然有了饶悲风,为何还要多一个曲怀殇?当你永远是年级第二,而你头上的年级第一永远也不会改变,最容易滋生某种扭曲心理。师长亲朋,甚至喜欢的女子,首先看到的都是他曲怀觞,其次才是永远第二的饶悲风。哪怕他已经比其他人好太多太多,但若真坐到这个层次,人不可能永远往下看,而在他头上永远是曲怀觞,这怎教人不疯狂?

所以饶悲风嫉妒曲怀觞,忌恨曲怀觞,甚至间接推波助澜暗害过他。可最终他这条命是曲怀觞救的,甚至他挚爱的妻子其实也是因为曲怀觞的不得已放弃,才能与他白头偕老。而饶悲风心里也清楚,月灵犀永远忘不掉曲怀觞。他的平安退隐,他的举案齐眉,他的白头偕老,都是曲怀觞用命换来的,他甚至没有理由保留对他的恨意。只能咬牙记住,记住这份恩,记住这份理还乱的情。

曲怀觞之于饶悲风与其说是毕生的宿敌对手,更像是一座他永远也无法超越的里程碑:活着时,他永远在前面;即使死去,饶悲风的生即意味着他的胜。

总而言之,饶悲风的一生是不幸中的幸运。他不幸,遇到了曲怀觞,从此穷其一生追逐,却从未超越;他又幸运,虽未积德,却可称轻而易举地得到了曲怀觞拥有过,却无法继续拥有的一切。仿佛空降美梦,天上掉馅饼——可哪怕这美梦使人迷醉,馅料中暗藏毒药,他也要沉进去咽下去。因为他无法放弃月灵犀,无法放弃自己曾经的努力。因此,饶悲风捧着曲怀觞遗产中的“恩赐”,强撑着微笑,拥有幸福。

其实第一次见他并非看到他的毒辣,抑或挣扎。或许每个儒门人初时都会给人留下温顺恭谦的印象,至少饶悲风对我是如此。第一次见他是在其与东方羿达成协议,出手救治刀剑无名时。因浪眉山的规矩,他无法入内,于是以银弦为线,操纵苏苓,实行隔空医治。那一幕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斯人眉目如画,温润如玉,眉间蹙一抹端方,掌中翻三尺乾坤,叫我怎能忘。霹雳史上玩弦的人不少,若把锁链等链形武器算入,其数更不知几何,并非多么出色的饶悲风却给我触动最深,兴许只是惊鸿一瞥的作用吧。从此我便留意他,开始观看他的剧情,最后深入了解,为之一叹。

饶悲风,本是个悲伤的名字。这人自然也是个悲凉的人。悲风不饶人,悲风满人生。饶悲风之一生,活得辛苦,活得可笑,从未被那悲风放过。可他却从未停止抗争,哪怕风中飘血,哪怕北窗横断。

以其形其诗,本不该这般,可他却偏和了其名其性的结局,只该说造化弄人,只能说编剧弄人。仙山不谈,他退隐了。希望他能与妻子幸福厮守,不要被拉出来。这种没多少人关注的小角色,沉寂到霹雳破产也好。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