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苏酥不酥

贵乱爱好者,冷圈小咸鱼。
吃cp混乱邪恶,欢迎勾搭
头像来自-長聲不渊-太太,我爱她(的画)

【少武】折颜摧骨(车)

8000+小客车,请系好安全带。全文链接自取。

风骨是受




风,卷起一段雪白的衣袂。

漫天血雨中,少林没有躲闪,而是仰头而望,正看到武当挥手收剑的一幕。沾血的长剑划出几道雪白的光,飞入剑匣。武当低头看着楼下的僧人,没有继续动作。

逆着光,少林看不清武当的面容神情,却直觉是那人。

少林双手合十,声音清晰地传到武当耳里:“阿弥陀佛,贫僧香染衣。”

武当挑眉,香染衣这名号他不曾听过,这僧人却不像其他秃驴,见他开红杀人,便要来念经超度。相比之下,倒不显得那样恼人,他也乐得留下名号,结个所谓的善缘。

“风骨,再会。”武当说罢,转身驾鹤乘风而去,和与暮色共天光。

是了,是那人不错。香染衣注视着与云霞逐渐融合的超尘背影,不由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金吾卫闻讯赶到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僧人血污染衣,却挂着些许不知是慈悲抑或狰狞的浅笑,宛若修罗。偏生这僧人垂着慈悲的眉目,拨动着佛珠,口中轻念听不懂的梵文经咒,似乎在超度。

场面诡异,金吾卫一时也分不清事况,只得扬声高喝道:“杀人者谁?”

僧人转身,停止了念咒,他合十向金吾卫颔首道:“善哉。”

评论(16)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