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苏酥不酥

贵乱爱好者,冷圈小咸鱼。
吃cp混乱邪恶,欢迎勾搭
头像来自-長聲不渊-太太,我爱她(的画)

【双华】【奶托】莺色染天枢(车)

两位华山女装大佬的车,cp是坐标声声慢锦瑟丝弦的并没有奶水×小托托巛,低调文明安静上车,我怕大佬一剑戳死我
先放一部分,全文链接评论自取。
-----------------------
托托吻在奶水额前那枚与他一般无二的钿花上,解下了眼前“女子”的面纱。面纱下,一张如春莺娇啼般楚楚动人的脸,那人眉间凝一蹙愁,足以倾尽华山风雪,溶却托托心头冰寒。

托托抚着奶水细嫩的雪颈,一手温柔地解下他松垮垮挂在肩头的罗袖,轻笑道:“这身莺解语不错,衬得你多了几分生气,还清凉。”

奶水不介意他的打趣,笑着抚开“少女”眉间的凌厉,拨弄着他发间的银饰。托托身着天枢衫,裹得极严。奶水倒有些不满,有些费力地扒着他肩头的金甲,一边低声嗔怪这人的不识情趣。

很快,奶水放弃了将托托全身的衣衫扒下。难度太高,而且有这时间,得不偿失。

莺解语是春装,因而轻薄,托托已解下了奶水的两只长袖。绿色罗裙,因无一带支撑而凌乱地松解,半挂在奶水身上,似遮似掩露出胸前一片平坦的雪白。

托托嘴角啜着笑,俨然一副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他低头轻吻奶水胸前的红樱,又笑道:“奶姐,你枉叫奶水,看这胸,怎生得如此平坦。又如何同那些波涛汹涌的云梦女弟子比奶水?”

奶水低头“艹”了一声,蹬腿一踹,恰好踢在托托的腰间,顺势将“少女”摁在床上,伸手去解他的腰带。

“没奶就没奶,小孩子家家的瞎bb这些干什么?所以哥叫并没有奶水。托总很能耐呀,今天奶哥教你做人,包你爽到哭着叫哥一百遍。”奶水笑眯眯地脱下托托的黑色长袜,伸手握住他的脆弱。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