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苏酥不酥

贵乱爱好者,冷圈小咸鱼。
吃cp混乱邪恶,欢迎勾搭
头像来自-長聲不渊-太太,我爱她(的画)

【少武】云鹤唳孤光 1

等粮不如产粮,终于忍不住自己产少武。腿肉超难吃。大概会写篇幅长一点,两个人成长的故事吧。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R级肯定是有的,嘿嘿嘿。
温软年下少林妖僧攻×意气风发武当gay受

云鹤唳孤光1

       

初见印月时,贺居云年纪尚轻,不曾与家中断绝往来。那时印月只有四五岁,不叫印月,叫楚含章。

楚贺两家世交,贺大郎忙着族中事务脱不开身,贺父贺母便带着恰好归家休沐的贺居云前往拜访楚家。两家长辈在正厅亲密交谈,挥挥手,便让小辈们自己下去玩耍。说白了,是让贺居云带楚含章。
 
贺居云十二岁,楚含章五岁。

彼时贺居云正值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时期,对带孩子这种琐事自当不耐烦。但见楚含章,他倒省心了。楚含章长得玉雪可爱,人也听话,不乱吵也不乱跑。

两人在花园里慢悠悠地晃荡,楚含章瞅瞅贺居云背上的剑匣,开口问道:“哥哥,你是不是武当的道长呀?”

贺居云才拜入师门赐字,对武当弟子这一身份宝贝得不得了,恨不得到哪都背上剑匣向人炫耀。见这孩子如此有眼见,更觉他可爱三分。

“不错,我初窥道境,师承闻道长门下。不过你是怎样认得的?”贺居云语气中带着雀跃,只盼那孩子说出“因为道长哥哥你玉树临风超凡脱俗,一看便知不是凡俗中人”的赞美。

楚含章无辜道:“我听人说,武当弟子下山莫不背着个棺材板,今日见道长哥哥你,才知是什么模样。”

棺材板?贺居云愣在原地,心里却要气炸了。

久居武当山,贺居云自是不曾听过山下人对武当弟子的调侃,只觉是对自己门派的侮辱。这般戏称却从一个半懂不懂的小孩子口中说出,令他怒火更上三分,连带着觉得方才眼中的小玉童也可恶起来。

若是旁人说了,贺居云就算顾忌伤亡不出剑,也要抡起剑匣将那人狠狠的拍到地上。可说这话的人是个小孩子,又是世叔家的独子,贺居云是怎么也不能向他动手的。

强压心头怒火,贺居云开口冷声道:“谁教你说这话的?我武当弟子身负剑匣以剑问道,哪里有什么棺材板!以后这话你不要提了。”

说罢,又觉得不够似的,贺居云扭头补充一句:“再说我便不同你玩了。”

楚含章还是头一次被人如此厉声呵斥,他的脸由红润瞬间变得苍白,几乎要晕倒一样。小孩瞪大眼睛,嘴唇蠕动了几下,似是要辩解,但他又知是自己说错了话,最终哭丧着脸低下头,也不敢应是,也不敢道非。

他这般凄惨模样,贺居云倒觉得像是自己欺负了他。怕父母寻来时楚含章被吓哭,届时自己百口莫辩,贺居云心里默念几句“本道长不同小孩子计较”,叹了口气,准备哄孩子。

说辞还未想好,却见楚含章抬头喊道:“对不起,道长哥哥,是我不该那样说你。我知道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仔细看,小孩眼里还缀着泪花。

孩子如此懂事,贺居云再厚脸皮也不好意思追究。笑着摸摸他的发旋道:“我原谅你了,以后这话可不能再乱说。”
楚含章连连点头保证。

解决了孩子间的小纠纷,两人继续漫步。但仿佛刚才折腾乏了,楚含章没走几步便说走不动。贺居云无奈,只好抱起他,走向不远处凉亭休憩。

哭过后,楚含章的脸还是惨白的,再没有红润回来。他的胳膊腿都挺瘦,不像别家孩子一个赛一个圆润。贺居云抱着孩子,觉得轻得过分。

相处不久,贺居云自己虽傲,倒也挺喜欢这个懂事知礼的小孩,不由动了将他也劝到门下的心思。待凉亭坐住,开口问道:“你对修道感兴趣吗?喏,像我一样入武当门下,做个驾鹤访云间,仗剑行天涯的道长。”

楚含章眨眨眼,想了一会儿说:“道长哥哥很好,武当也很好。”

“那你的意愿呢?”贺居云问。

“可是爹娘说了,待我满六岁,便要将我送入少林拜师,所以我不能去武当啦。”

贺居云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是家中次子,头上有一个优秀的大哥顶着,才好出门拜师。入武当门下,也是因为巧遇以武当道长说自己根骨出类,适合修道。可楚含章是家中独子,离家不说,还要拜入少林寺,这是要断了香火吗?

贺居云皱眉问道:“世叔世婶怎会如此安排?你一去少林寺,楚家香火如何延续?”

楚含章甜甜笑道:“爹娘说我身子骨弱,只有到佛门那方净土才能养好。他们还说会给我生个妹妹,名字取好了,叫楚月华。”

别人家的家事不好多议论。贺居云想起楚含章惨白的脸色,虚弱的身子,只得沉默。一想到这么可爱的小孩要忍受病痛,被送到佛门出家,甚至可能早殇,他就难受得来气。比方才听到棺材板时还不好受。

楚含章还小,没有察觉贺居云的失落。他望着眼中好玩又厉害的道长哥哥问道:“道长哥哥,可以同我讲一下少林吗?”

贺居云勉强笑了一声,应下来:“少林属佛门,讲究慈悲为怀。但入门者须剃度出家,断绝情缘……”

说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说的都是少林“不好”的地方,怕要摧毁小孩一颗憧憬的心。贺居云连忙补救道:“不过少林以外功防御见长,习少林武功大成者,可成就金刚铁骨皮,像是对你的身子有用的。”

楚含章听得如痴如醉,只对少林满怀憧憬。贺居云不敢问他知不知道入了少林意味着什么:剃发,出家,断情缘,纵有柔肠万千,终归一声阿弥陀佛,此生无缘。

贺居云不知道,怎样才是对这个孩子最残忍的。但他知道,楚含章可能会在少林活着。

再次摸摸孩童的发顶,贺居云叹了口气:“不管其他人怎样,我是不会叫你秃驴的。”

评论(8)

热度(26)